手機細覽 廣東檢察機關辦理涉夫妻共同債務類典型案例
  •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nav id="6ymgm"></nav></dd>
  • <xmp id="6ymgm"><menu id="6ymgm"></menu>
    <optgroup id="6ymgm"><optgroup id="6ymgm"></optgroup></optgroup>
    <xmp id="6ymgm">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dd>
    今天是:
    News GDPP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業務>民事檢察>工作動態
    廣東檢察機關辦理涉夫妻共同債務類典型案例
    時間:2021-03-08  作者:  新聞來源:陽光檢務網  【字號: | |

      現實生活中,妻子因丈夫對外舉債或擔保莫名“被負債”的現象屢見不鮮,嚴重侵害婦女財產權益,降低女性生活幸福感。3月8日,廣東省檢察院從依法辦理涉夫妻債務類案件中篩選出4件典型案例,予以公布。檢察機關受理涉及夫妻債務類案件后,認真調查核實案件事實,查明簽名真偽、文書送達、借款真實性、借款用途、還款情況等事實,嚴格依照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標準,區分夫妻個人債務與共同債務,有效避免廣大婦女背上“意外”之債。 

      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與 

      廣州某制冷設備安裝工程有限公司、 

      梁某婷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監督案 

      【關鍵詞】 

      保證責任  共債共簽 缺席判決 偽造簽名 

      【要旨】 

      在金融借款業務領域中,擔保人所負擔保之債往往金額巨大,且顯然不屬于通常意義上的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范疇,擔保人配偶為大額金融借款作擔保,共同簽字的,為共同債務,須承擔擔保責任。檢察機關在審查案件的過程中,采取調取證據、鑒定、詢問當事人等方式,查證簽字的真實性,以確定大額金融借款擔保之債是否為擔保人配偶一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切實維護擔保人配偶一方,尤其是不參與配偶生產經營活動的家庭婦女的合法權益。 

      【基本案情】 

      2014年3月至4月間,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與廣州某制冷設備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制冷公司)簽署了三份《網貸通循環借款合同》,分別約定由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向某制冷公司授予人民幣845萬、890萬、953萬元整的循環借款額度。2014年3月25日,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與曾某煌、梁某婷簽署《最高額保證合同》,約定兩人為某制冷公司債務在人民幣3000萬元的范圍內向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承擔保證擔保責任。當時兩人系夫妻關系。 

      上述合同簽署后,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依約向某制冷公司發放了貸款,某制冷公司借款后,自2015年2月起發生欠息。經催收,某制冷公司仍欠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貸款本金余額845萬、890萬、953萬元及利息、罰息、復利沒有清償。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向某制冷公司、曾某煌、梁某婷等催收未果,以上述三份借款合同為據,向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提起三起民事訴訟。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某制冷公司未能按期清償借款利息已構成違約,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要求某制冷公司清償借款本金及利息、罰息、復利的請求,符合合同約定。按照《最高額保證合同》約定,曾某煌、梁某婷為某制冷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故曾某煌、梁某婷應對某制冷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由于該三起案件均為缺席審理,并向曾某煌、梁某婷等公告送達民事判決書,梁某婷知悉相關情況后,上述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梁某婷不服,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該院認為梁某婷申請再審稱案涉合同簽名為偽造,但僅以其代理人單方制作的《詢問筆錄》為證,且未能提交相關證據佐證,該證據證明力明顯不足,故駁回其再審申請。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案件過程中,依法調取了《最高額保證合同》的原件委托上級檢察機關司法鑒定中心進行鑒定,該中心出具《文件檢驗鑒定書》,鑒定意見為送檢的“中國工商銀行廣東省分行營業部最高額保證合同”落款處乙方“梁某婷”簽名與“梁某婷”樣本筆跡不是同一人所寫。為查明涉案合同的具體簽訂情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還依法對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經辦人員進行詢問,該經辦人員陳述在簽訂涉案《最高額保證合同》時,梁某婷并不在場,其也未審核過梁某婷的身份證原件,曾某煌稱梁某婷不方便外出簽訂合同,要求將涉案《最高額保證合同》留下,后某制冷公司的財務人員將有梁某婷簽名的涉案合同交回給銀行。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經過上述調查核實活動后,認為現有新的證據可以證實梁某婷并未在涉案保證合同上簽名,也沒有證據證實梁某婷有授權他人簽名,故涉案保證合同并非梁某婷的真實意思表示,梁某婷對涉案債務不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遂提請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抗訴。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檢察機關的抗訴理由成立,最終三起案件均予以依法改判,梁某婷無需對某制冷公司的借款債務共計2688萬元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典型意義】 

      在司法實踐中,關于夫妻共同債務的判斷標準和法律適用規則歷經多次修訂完善,《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條正式確立了夫妻共同債務的“共債共簽”原則。尤其在金融借款業務領域中,擔保人所負擔保之債往往金額巨大,且顯然不屬于通常意義上的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范疇,擔保人配偶為大額金融借款作擔保,需要共同簽字,或者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的,才能認定為共同債務,共同承擔責任。檢察機關在審查案件的過程中,要善用調查核實權,可以根據當事人的申請,采取調取證據、鑒定、詢問當事人等方式,查證簽字的真實性,以確定大額金融借款擔保之債是否為擔保人配偶一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切實維護擔保人配偶一方,尤其是不參與配偶生產經營活動的家庭婦女的合法權益。該案的辦理,充分彰顯了檢察機關在民事監督領域的重要作用,通過運用調查核實權,充分履行法律監督職能,有效地維護了婦女的合法權益。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條 

      陳某某與饒某某、曹某某 

      民間借貸糾紛監督案 

      【關鍵詞】 

      被負債  程序違法   

      【要旨】 

      人民檢察院辦理涉及夫妻共同債務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應積極開展調查核實工作,從多方面著手認定涉案債務是否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所負,款項有無用于夫妻家庭共同生活或夫妻共同經營,嚴格把握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標準。同時,嚴格審查法院在訴訟過程中有無程序違法,損害當事人實體權利的情形。 

      【基本案情】 

      2013年至2014年間,饒某某(曹某某丈夫)因資金周轉共向陳某某借款36萬元,雙方簽訂借條,饒某某以夫妻共同房產作為抵押。借款到期后,饒某某僅償還了部分借款,三十余萬元未償還。陳某某向韶關湞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饒某某及其妻曹某某共同償還借款及違約金。庭審時,曹某某因不知該案存在而未到庭應訴,法院對該案缺席審判,判決饒某某、曹某某共同償還陳某某借款302800元及違約金。案件進入執行階段后,曹某某方知上述判決結果,遂向法院申請再審,但被裁定駁回。曹某某不服,向檢察機關申請監督。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韶關湞江區人民檢察院受理后,經實地調查核實與調閱法院案卷發現,法院辦理該案時,在未窮盡其他送達方式送達訴訟文書的情況下直接公告送達,致使曹某某因未收到訴訟文書而未能出庭參與訴訟。同時查明曹某某并不知其丈夫私自在外借款并私自將住房抵押的情況,饒某某賭博成習,多年未與曹某某在一起生活,而曹某某與其孩子均有固定工作和穩定收入,并不存在共同舉債的合意。韶關湞江區人民檢察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缺乏證據證明,且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原判決判令曹某某對饒某某個人借款承擔共同償還義務存在明顯不當,依法提請韶關市人民檢察院抗訴。韶關市人民檢察院經審查予以支持,向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將該案發回湞江區人民法院重審。2018年12月17日,湞江區人民法院經再審,改判曹某某對涉案借款不承擔償還義務。 

      【典型意義】 

      婚姻中,男性對外大額舉債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且女方不知情的案例較多,該案就是關于夫妻共同債務新司法解釋頒布前人民法院對夫妻一方“被負債”作出裁判的典型案例。檢察機關受理監督申請后,一方面結合在案證據審查該款項客觀上是否用于夫妻家庭共同生活或夫妻共同經營,另一方面通過調查核實夫妻二人居住狀況,明確雙方是否同居等,從多方面著手,判斷夫妻雙方主觀上對舉債是否有共同意思表示,通過履行法律監督職能,有效地維護了婦女合法權益,使案件最終得到了公平公正的處理。 

      莫某玲與唐某洪 

      民間借貸糾紛監督案 

      【關鍵詞】 

      調查核實  新證據   

      【要旨】 

      申請人提供新證據,經檢察機關全面審查,確實能夠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基本事實或者裁判結果錯誤的,檢察機關應當依法建議再審或抗訴。 

      【基本案情】 

      李某泉與莫某玲為夫妻關系。李某泉因做生意急需資金周轉,多次向其好友唐某洪借款。至2013年2月20日,李某泉立下借據,確認借到唐某洪人民幣320000元。立下《借據》后,唐某洪多次催收,但李某泉分文未付,因此,唐某洪向江門恩平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向李某泉、莫某玲追償借款本金320000元及利息。因李某泉于2015年3月死亡,唐某偉撤回對李某泉的起訴。江門恩平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判令莫某玲償還借款本金人民幣320000 元及利息。后莫某玲不服申請再審,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指令恩平市人民法院再審,恩平市人民法院再審維持原判。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線索發現。2018年8月1日,莫某玲向江門恩平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稱其在2018年4月18日整理李某泉遺物時發現了其銀行卡,經到銀行核對發現李某泉于2013年至2015年期間先后向唐某洪賬戶轉賬209600元。經審查符合受理條件,恩平市人民檢察院受理該案。 

      調查核實。江門恩平市人民檢察院在審查案件過程中,開展了以下調查核實工作:一是到金融機構調取2013年2月至2015年3月期間李某泉、唐某洪的賬戶明細,核實李某泉、唐某洪均在工商銀行開設有銀行賬戶,在簽訂借據后至李某泉死亡前,即2013年2月20日至2015年3月7日期間,李某泉曾分十一次轉賬到唐某洪賬號,共計209600元。二是調閱原審案卷材料,查閱一審、再審的庭審筆錄,核實唐某洪在一審、再審時未說明其與李某泉之間還有其他債權債務關系及經濟往來關系。 

      監督意見。江門恩平市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認為新證據對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或者裁判結果有直接影響,提請江門市人民檢察院抗訴。江門市人民檢察院采納意見向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監督結果。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查,作出民事判決撤銷原判,改判莫某玲應償還借款本金110400元及利息。 

      【典型意義】 

      本案借貸糾紛因還款人死亡而撲所迷離。對債權人提出的還款主張,作為共同承擔者,申請人只能被動接受債權人的討債,因此出現了原審的判決。檢察機關全面審查了借貸的真實情況,正確適用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為申請人避免經濟損失209600元,讓痛失親人、經歷人生低谷的弱勢婦女,得到法律的公正保護,充分體現檢察機關讓人民群眾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執法理念。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百零八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七條 

      冼某芬與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東莞分行 

      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監督案 

      【關鍵詞】 

      司法公正  程序正當  調解自愿原則 

      【要旨】 

      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同樣重要。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是民事訴訟法的任務之一,也是確保司法公正的基礎。只有保障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當事人才能夠充分地參與訴訟程序,提出自己的主張并反駁對方的意見,最終保障審判活動的正當性并使裁判結果正當化,使司法活動具有公信力。 

      【基本案情】 

      梁某其與冼某芬就龍某公司債務向中國銀行東莞分行提供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因龍某公司未歸還到期借款,中國銀行東莞分行起訴至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請求梁某其、冼某芬對龍某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并支付違約金900000元。中國銀行東莞分行向法院提交了一份2008年7月16日以梁某其、冼某芬名義簽訂的《個人保證合同》。 

      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主持調解。梁某其持以冼某芬名義出具的《授權委托書》到法庭參加調解,該《授權委托書》上有“冼某芬”的簽名。后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協議,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調解書對協議內容予以確認。案件在執行過程中,雙方當事人簽訂了《執行和解協議書》,該《執行和解協議書》上有“冼某芬”的簽名。 

      2015年12月,冼某芬不服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民事調解書,向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請求依法撤銷該民事調解書,改判駁回中國銀行東莞分行對冼某芬的全部訴訟請求。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駁回再審申請。冼某芬向檢察機關申請監督。 

      冼某芬申請監督時,提供了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出具的兩份司法鑒定意見書,一份鑒定意見為:《個人保證合同》復印件第4頁上甲方(簽字)“冼某芬”簽字處指印,不是由樣本捺印人冼某芬手指捺印形成。另一份鑒定意見為:《個人保證合同》第4頁落款甲方(簽字)處、《授權委托書》落款委托人處、《執行和解協議書》第2頁落款冼某芬處“冼某芬”簽名字跡與冼某芬簽名樣本字跡不是同一人所寫。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辦案人員查閱了法院的案件卷宗,沒有發現一審法院向被告送達起訴狀副本及受理案件通知書、應訴通知書的書面材料,包括送達回證、郵寄回執。 

      根據冼某芬的申訴理由,檢察機關向公安機關查詢冼某芬2008年至2010年的出入境記錄。根據出入境記錄顯示,2008年冼某芬只有一次出入境記錄,時間為2008年1月2日,在北京首都機場轉機,隨即離境;在2010年6月27日出境至2010年12月31日期間,冼某芬沒有出入境記錄。 

      檢察機關認為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違反送達的法律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07年修正)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人民法院應當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內將起訴狀副本發送被告……”的規定,本案一審立案時間為2010年7月2日,一審法院應當在2010年7月7日前將起訴狀副本送達被告。但根據查明的事實,法院的案件卷宗中并沒有反映一審法院向被告送達起訴狀副本的書面材料,包括送達回證、郵寄回執。同時根據冼某芬的出入境記錄,在本案訴訟過程中,冼某芬均不在中國境內。檢察機關認為法院未依法向冼某芬送達法律文書,致使冼某芬對一審的審理不知情,未能通過行使訴訟權利維護其合法權益。另外,檢察機關認為案涉調解違反自愿原則。案涉《個人保證合同》《授權委托書》的簽署時間分別為2008年7月16日、2010年7月16日,根據出入境記錄,前述期間冼某芬并沒有在國內,且冼某芬否認自己簽署了上述兩文件。同時,根據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個人保證合同》《授權委托書》“冼某芬”簽名、指印并非冼某芬所寫、捺印形成,應可認定《授權委托書》并不真實,甚至冼某芬對案件自始不知情。根據現有證據,梁某其取得冼某芬的授權代為參與本案訴訟、調解、和解的證據存在瑕疵,無法確認冼某芬承諾對龍某公司的債務承擔擔保責任。該案的調解違反自愿原則。 

      綜上,檢察機關以法院違反送達的法律規定和案涉調解違反自愿原則為由向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建議法院嚴格遵守訴訟文書送達的法律規定、認真甄別當事人提供的授權委托書的真實性,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裁定本案再審。本案在再審審理過程中,經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主持調解,當事人自愿達成協議,冼某芬向中國銀行東莞分行支付10萬元,尚欠款項由其余四被告承擔,中國銀行東莞分行自愿放棄本案其他訴訟請求。2018年9月28日,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對上述協議予以確認。 

      【典型意義】 

      司法公正是司法工作的靈魂和生命。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離不開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兩者缺一不可。程序公正是實現實體公正的重要手段和保障,實體公正是程序公正的結果和最終目的。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是民事訴訟法的任務之一,也是確保司法公正的基礎。只有保障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當事人才能夠充分地參與訴訟程序,提出自己的主張并反駁對方的意見,最終保障審判活動的正當性并使裁判結果正當化,使司法活動具有公信力。本案由于法院未依法向當事人送達法律文書,致使當事人未能通過充分行使訴訟權利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法院未認真甄別當事人提供的授權委托書的真實性,致使調解違反自愿原則,當事人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在檢察機關發出檢察建議后,審判機關予以采納。本案經法院再審調解,申請人冼某芬的責任由2150萬元降至10萬元,不僅切實保護當事人財產權益不受損害,而且較好地詮釋“程序正當”和“自愿調解”的民事訴訟原則,樹立了司法公正的理念。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07年修正)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款 

      《人民檢察院民事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十一條 

    本網網頁設計、圖標、內容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用途的使用。
    版權所有:廣東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珠江新城華強路6號 郵編:510623
    技術支持:
    正義網 京ICP備10217144-1號
    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久久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