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細覽 當街持槍火拼,撞死無辜路人,猖狂后終是覆亡!
  •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nav id="6ymgm"></nav></dd>
  • <xmp id="6ymgm"><menu id="6ymgm"></menu>
    <optgroup id="6ymgm"><optgroup id="6ymgm"></optgroup></optgroup>
    <xmp id="6ymgm">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dd>
    今天是:
    News GDPP
    當前位置:首頁>專題活動>專題圖集
    當街持槍火拼,撞死無辜路人,猖狂后終是覆亡!
    時間:2020-11-04  作者:  新聞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字號: | |

      ——打著電玩城幌子,干著“地下賭場”的生意。甚至在電玩城被公安機關查處時,全員集體翻供并找其癱瘓在床的兄長王二慶頂包!竞幽贤跞龖c案】

      ——兩涉黑組織當街持槍火拼!雙方各持霰彈槍、單管獵槍、仿制手槍,駕車追逐,結果撞死了無辜路人……【湖南常德王猛案】

      ——因向公安機關報案,他們曾找來四五十人把被害人家團團圍住,逼迫其簽訂和解協議,心存恐懼的被害人甚至13年不敢回來工作……如今,“兒子,你終于可以回家了!薄緩V東茂名曾仕權案】

      ——曾被逼迫下跪認錯、狠扇耳光,邊打邊問服不服,還威脅揚言要將她拖到河壩中輪奸……【四川省廣元市劉明案】

      決心不變、力度不減! 

      十九屆五中全會剛剛過去一周,3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掛牌督辦案件第6次新聞發布會,要求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落實黨中央關于掃黑除惡的決策部署。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王洪祥作主發布,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雷東生主持。

      會議照例發布了專項行動的最新數據—— 

      目前,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111起案件,尚在偵查階段1起,審查起訴階段3起,審判階段63起,判決生效44起。已判處涉黑涉惡罪犯1151人,被判處5年以上的占67.4%。

      111起案件共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4193人,其中廳級163人,處級797人,處級以下3233人;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1210億余元,判處沒收209名被告人全部財產,判處罰金52.9億元。

      此次發布的4起案件分別是:河南王三慶案、湖南王猛案、廣東曾仕權案以及四川劉明案。

      發布會依舊延續了視頻連線的方式,現場連線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胡道才、湖南省公安廳廳長許顯輝、廣東省委政法委書記張虎、四川省委政法委書記鄧勇,分別介紹案件的具體情況。

      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陳國慶同志,全國掃黑辦各工作組和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掃黑辦有關工作人員,出席了會議。

      “一貧如洗”的黑老大,把賭場開到了學校周邊 

      河南王三慶黑社會性質組織案,系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案件。2000年以來,以王三慶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以電子賭博非法產業為依托,實施大量有組織違法犯罪,攫取巨額非法利益。女兒出嫁時用勞斯萊斯當婚車,豪車上百輛,陪送禮金上百萬,席間“高朋滿座”“勝友如云”,在開封轟動一時。但王三慶被抓獲時,名下幾乎沒有任何財產。賭場遍布全城,甚至開到了學校周邊,日進斗金的黑老大居然“一貧如洗”?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為了轉移非法所得,王三慶多年前就與妻子卞華離婚,將財產全部分割給了對方。事實上,卞華與王三慶離婚不離家,長期負責王三慶經營賭場的對賬、分賬工作,在賭場被查禁后為幫助王三慶逃避刑事處罰,代表王三慶向辦案單位相關領導輸送利益數十萬元。檢察機關最終將卞華追加為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積極參加者,實現了掃黑除惡“是黑惡分子一個都不放過”和“徹底鏟除黑惡犯罪組織經濟基礎”的雙重目標。

      大肆斂財,手段惡劣。在其賭場中贏錢的賭客,王三慶等人以作弊為由非法控制人身自由,攜帶電警棍、砍刀等兇器進行威脅,實施敲詐勒索和尋釁滋事違法犯罪行為,致使多名參賭人員輸掉巨額財產、造成妻離子散、流離失所,1人自殺;引發各種矛盾,觸發相關警情277次;將多處賭場開在學校周圍,致使一些學生沉迷電玩賭博,輸光錢后想盡辦法去家中要錢甚至去偷錢,因此荒廢學業,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以黑護賭,以賭養黑。該組織網羅多名刑滿釋放和社會閑散人員成立“護場隊”,實施故意傷害、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案件55起,對于舉報王三慶組織賭博電玩城的人,王三慶幕后指揮打手手持電警棍、砍刀等兇器上門報復,并被東方今報、大河報和汴梁晚報報等媒體報道,造成了重大的社會影響;利用聚斂的大量財富,向組織成員發放工資福利、配備車輛、幫助逃避處罰,維系、發展、壯大組織。

      尋求庇護,“漂白”身份。王三慶用電玩賭博城的非法收入拉攏腐蝕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和執法機關工作人員為其違法犯罪行為大開綠燈,僅查禁的“迪諾”賭場案件中行賄金額就高達百萬余元;上至廳級干部下至普通科員,涉及上百名公、檢、法等工作人員。有些負有查處職責的工作人員一聽到王三慶的名字,就不敢執法或者執法不嚴。通過密織“關系網”,王三慶先后當選開封市順河區政協委員、市龍亭區人大代表,以彰顯組織實力為電玩賭博城保駕護航。

      此案在余罪深挖、“打傘破網”“打財斷血”等方面一度陷入僵局,王三慶就是“鴨子煮了七十二滾,只剩嘴硬”。辦案民警了解到,王三慶拒不開口是害怕認罪后判刑太重,且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小兒子無人撫養。專案組民警為了讓他徹底放下心防,專門找到其小兒子,讓其說了他想對父親說的話,當錄像拿到嫌疑人面前時,王三慶流下悔恨的淚水,心理防線全面崩塌,一五一十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全案局面也因此迅速打開。

      辦案過程中,政法機關將涉案財產作為查證重點,共查控涉案資產4260萬元,并逐一明確權屬、提出意見,為涉案財產依法處置打下了堅實基礎。紀檢監察機關成立專案組循線深挖,共查處公職人員76人,其中廳級干部2人、處級干部19人,目前已移送司法機關4人,黨紀政務處分56人。同時開展以案促改,做到“查處一案、警示一片、治理一方”。

      2020年7月31日,鄭州滎陽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王三慶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28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十六年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9月30日,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當街持槍火拼,撞死無辜路人,猖狂后終是覆亡! 

      “五年前,兒子被撞身亡的時候才24歲,剛剛才結婚,他當時靜靜地躺在殯儀館里,我都不敢去看他一眼,五年,我來一直備受痛苦煎熬!北缓θ饲衲车哪赣H說。 

      直到今年,黑社會組織覆亡,犯罪分子被繩之以法,邱某的母親才得以寬慰。

      2014年12月,湖南常德,為搶占地下賭場客源,王猛指使組織成員20余人持槍沖擊湖南常德石門縣另一涉黑組織覃某某團伙成員開設的地下賭場,雙方各持霰彈槍、單管獵槍、仿制手槍、砍刀、鋼管、管殺等兇器斗毆,在石門縣城區駕車追逐,開槍射擊,在追逐的過程中將無辜路人邱某撞倒致其死亡。 

      這還只是該涉黑組織累累罪行的冰山一角,湖南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該案的審理報告近40萬字,多達700多頁。

      該犯罪組織人數眾多,結構嚴密,規約嚴格,層級分明,分工明確。在黑社會組織存續期間,王猛等人通過實施開設賭場、敲詐勒索、非法經營、非法采礦、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攫取了巨額非法利益,具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案發后,公安機關依法查封房產15套、凍結資金830余萬元、扣押車輛3臺、黃金1公斤、現金11余萬元及金銀首飾、手表等價值2400余萬元財產。 

      “這輩子再也不吃方便面了!”當最后一名涉黑組織成員文某到案后,辦案民警長舒一口氣,笑著說道。

      專案組長期保持90余名警力,全體人員取消休假,輾轉緬甸境內,廣東、云南等5省18市跋涉數千公里,才換來追逃工作圓滿收官。 

      該涉黑組織成員文某聞風逃至境外,2019年年底,得知文某在緬甸佤邦藏匿的準確消息后,專案組立即趕往中緬邊境。辦案民警在小旅店里,白天黑夜連貫,24小時蹲守,餓了就泡方便面,但囿于種種不利因素未果。

      當2020年洶涌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更是給專案追逃工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可是,犯罪分子不能這樣一直逍遙法外,必須得抓緊時間。

      于是,冒著可能被感染的風險,7月25日,辦案民警再次深入中緬邊境,8月18日最終在緬甸幫康將文某抓獲。

      至此,文某長期未到案,這一壓在全體辦案民警心頭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 

      原來他們都有自己的“難”和“痛”——

      在部隊打拼了十年的硬漢,常德漢壽縣民警雷某青,父親突發疾病去世后,他跪在靈堂前泣不成聲,流下悲痛傷心和愧疚自責的淚水。忠孝兩難全,在父親被安葬后的第二天,他就趕忙趕回了看守所,繼續攻堅突破,投入到對王猛審訊工作之中。

      專案組指揮部副指揮長時任石門縣公安局政委劉某軍,再三推遲手術日期,帶病堅持工作。一天晚上,從常德市辦案點趕回石門縣的路上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鐘,彎多路滑,車輛墜入了路邊的山林里,司機小劉從車里將受傷的劉某軍攙扶出來后,劉某軍看看說:“沒事,還好,只出了一點血,不影響明天的工作! 

      案件相關工作人員的不懈努力,終于還給常德石門縣朗朗晴空。 

      經查明,以王猛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盤踞常德石門縣城,先后有組織各類違法犯罪活動近百起,先后致1人死亡、5人重傷、14人輕傷,嚴重擾亂了當地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今年7月30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王猛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等15項罪名,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該案其他39名組織成員,分別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至一年兩個月不等刑期,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或者罰金。

      9月10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隨著王猛等涉黑涉惡團伙被徹底打掉,當地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活動受到毀滅性打擊,黑惡勢力的組織基礎、經濟基礎、社會基礎均遭受重創,黑惡勢力團伙型違法犯罪基本消失,治安狀況明顯好轉,其中八類惡性案件僅占當地2019年刑事立案總數的2.1%,經濟發展環境更加優化,招商引資成果豐碩,脫貧攻堅工作穩步推進,公眾安全感、滿意度連續刷新歷史最好成績。

      “從現在開始,我終于可以睡個好覺了,真的謝謝你們!邱某的母親對公安民警說。

      9千多萬贓款藏在大姨子的賬戶 

      去年12月30日凌晨5點,廣東茂名,寒風凜冽。

      “黑老大”曾仕權正在熟睡,茂名市公安機關600多名警力開展統一收網行動,兩名主犯曾仕權、柯鉅威和骨干成員等犯罪嫌疑人40人落網。

      至此,這起被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案件告破。

      曾仕權、柯鉅威,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分別在高州網羅發展團伙成員,通過暴力、威脅等方式各自實施一系列違法犯罪,并于2005年起相互糾合,逐步形成以二人為組織、領導者,骨干成員固定,成員達70余人,內部層級分明、分工具體的涉黑組織。

      一個是當地有名的商人——上世紀90年代,曾仕權在高州市通過壟斷豬油收購、賭博、非法經營黃煙等違法活動斂財,之后又經營砂場,投資房地產,開辦企業。

      另一個是當地聲名顯赫的江湖大哥——柯鉅威身邊聚集了一批社會閑散人員,自2000年起在高州城區及周邊實施了多起違法犯罪行為,作案手段暴力,惡名昭彰。

      兩個看似“無關”的黑老大,兩個團伙也沒有統一成文的幫規紀律,在多數違法犯罪活動中“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為政”,沒有明顯的交集痕跡,關聯性較弱,背后卻隱藏著同一副面孔。 

      2007年,剛剛走出校門的湯某某因一次瑣事被曾仕權涉黑組織骨干潘其祿伙同一幫小弟打傷后報案。但沒想到,這竟成為他們夢魘的開始。

      湯某某及其家人持續不斷地受到恐嚇、脅迫和滋擾,最終不得不申請撤案,簽了和解協議。

      “最嚴重的時候,他們曾找來四五十人把我們家團團圍住,把我們嚇得大門都不敢出!睖艺劦疆斈甑氖虑,至今仍心有余悸。

      出于恐懼,被害人湯某某13年都不敢回來。

      多年來,曾仕權等人非常謹慎,隱藏同伙成員之間的聯系方式,經常采用現金流,不經過銀行轉賬等手段避開偵查。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后,就開始隱匿財產、毀滅賬目,資金大多通過取現、他人收藏等形式轉移,去向不明,給專案組偵查帶來巨大困難。

      曾仕權利用其子女用親屬、朋友和他人的銀行卡,用現金取存的方式轉移大量資金,即使在被公安機關查明后仍狡辯是債務往來或其他經營收入,企圖將違法犯罪所得收益“洗白”。值得一提的是,他曾把9千多萬贓款藏在大姨子的賬戶,把7千多萬贓款存在了一名兩輪摩托車載客司機名下。

      今年9月30日,曾仕權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在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主犯曾仕權、柯鉅威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和死緩,骨干成員李大平被判處死緩,其余49名被告人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全案判處沒收財產2.77億余元、罰金1728萬余元。

      籠罩在家鄉的陰霾消散了,常年躲避在外的被害人湯某某說:“13年了,我終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家了”。

      “如果我被‘辦’了,我要殺他全家!” 

      如果自己被“辦”了,要殺辦案人員的全家,殺他兒子、殺他孫子! 

      因為預感到自己即將被抓,劉明這樣威脅著辦案人員。

      劉明是土生土長的四川蒼溪人,曾因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刑滿釋放后,他在蒼溪縣組織賭博漁利,以黑護商,以商養黑,并不斷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尋求非法保護。 

      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了故意傷害、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等違法犯罪54起,造成20余人受傷,致使被害人經濟損失達數千萬元。

      400余頁、21萬余字的判決書,記錄著這個“混混”的累累罪行。 

      2017年2月,劉明等人在一家KTV,因瑣事與保潔人員李某發生口角后,對其拳打腳踢。李某的女兒王某得知后打電話與劉明理論。

      劉明隨即糾集4人到王某家中砸門并將她強行從五樓拖至小區院內,拳打腳踢,逼迫王某下跪認錯。劉明還上前狠扇耳光,邊打邊問王某服不服,并威脅揚言要將她拖到河壩中輪奸。 

      李某聽后,只得下跪并認錯求情,在苦苦哀求下劉明才放手。事后,王某因懼怕劉明報復,便離開蒼溪到湖北省躲避。

      背井離鄉的不只王某一人。

      2013年,劉明邀約王某某在自己開設的賭場內參與賭博,王某某從劉明處借了70萬元“水錢”。

      2014年初,為催收余下的債務,劉明多次帶人到其家里,揚言要到法院起訴,打電話、發微信威脅要收拾王某某,見到他要把腿打斷。被逼無奈的王某某只得逃到成都,以開滴滴為生。 

      還有一次,四川廣元的李某向劉明借款,并將自己公司名下按揭購買的賓利轎車抵押給劉明。

      2015年7月,賓利車被北京擔保公司人員從成都找到開走時,劉明揚言,不論采取何種方法,必須將該車攔截下來。

      當北京擔保公司人員行至七盤關收費站時,發現有多人準備將其攔截,便原地掉頭逆行逃走。

      團伙成員也立即掉頭逆行,追逐近1公里后,因賓利車速度太快沒能追上。但劉明并不死心,開啟了瘋狂搜尋模式,最終找到了空車,將車拖到修理廠更換車鑰匙。

      事后,劉明要求李某支付開車費、拖車費等費用20萬,李某實在無力支付,在劉明的逼迫下,再次寫下了欠條。

      2018年,全國部署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劉明通過媒體知曉后,深感自己末日來臨。

      他對自己的退路也作了全面規劃和安排。 

      一方面,他下令小弟暫停一切非法活動,把大批小弟和骨干成員分散到多個省市,躲避風頭。另一方面,排查可能舉報他的人,多種手段打招呼,威脅恐嚇,使受害人不敢聲張報警。 

      同時,他還搜羅自己死對頭的犯罪證據,指使他人積極舉報其他黑惡勢力犯罪行為,擾亂公關機關偵查視線。

      他知道自己的罪行遲早會暴露,但還抱著最后一根“稻草”:送禮利誘意圖拉攏線索核查人員。

      在沒有達到目的后,劉明便打聽搜集辦案人員和家屬信息,人捏造證據誣告陷害。 

      但無論這個“混混”怎樣掙扎,終將要面對自己的人生末日。

      沒能進入現場旁聽,群眾站在審判庭外關注案件庭審

      2018年9月,劉明及妻子張小榮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夫婦名下所有財產均被辦案單位依法查封、扣押和凍結。

      今年7月,四川省旺蒼縣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對被告人劉明等人涉黑案件進行一審公開宣判。

      旺蒼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主犯劉明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等14項罪名,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涉案的其他36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至6個月不等。

    本網網頁設計、圖標、內容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用途的使用。
    版權所有:廣東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珠江新城華強路6號 郵編:510623
    技術支持:
    正義網 京ICP備10217144-1號
    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久久道具
  •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nav id="6ymgm"></nav></dd>
  • <xmp id="6ymgm"><menu id="6ymgm"></menu>
    <optgroup id="6ymgm"><optgroup id="6ymgm"></optgroup></optgroup>
    <xmp id="6ymgm">
    <nav id="6ymgm"></nav>
    <dd id="6ymgm"></dd>